一个特殊职业,你肯定不了解
2019-11-16

    国际标准,每100位盲人拥有1条导盲犬可称为普及。

    

    美国约有110万盲人,共有12个非盈利性导盲犬培训学校,正在服役中的导盲犬约有10000只。

    

    据2017年统计,中国有600万盲人,导盲犬的数量为116条。比例为0.0019%,也就是说每51724位盲人拥有1条导盲犬。

    

    内地经中国残联批准成立的导盲犬培训机构,至今只有大连培训基地一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文化中心、国家首都北京,约有67万盲人,10条导盲犬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6年2月22日,盲人按摩师田凤波的的导盲犬乔乔,北京导盲犬的十分之一,在遛弯时被面包车掳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乔乔后来被送还,身上贴着张纸“请求原谅”

    

    2017年11月3日,盲人徐清戴着她的导盲犬进入北京地铁10号线,地铁工作人员拦住了她,理由是导盲犬未戴护具。交涉了7小时,徐清离开地铁站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西方,一岁以内的导盲犬嘴上会带条绳子,但不会是护具

    

    2018年5月1日,盲人歌手周云蓬发微博说出了带导盲犬住酒店被拒的遭遇,重申“导盲犬是工作犬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周云蓬微博

    

    为什么国内导盲犬数量如此至少,还总被拒之人外呢?

    

    主要原因有两个,一个是起步晚,内地第一个导盲犬培训基地于2006年才在大连成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早在1819年,世界上第一只导盲犬便在维也纳“诞生”了;1916年,世界上第一所导盲犬学校便在德国创办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还有一个原因,一只导盲犬成功毕业,无论对人还是对犬,都太困难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导盲犬在国内比大熊猫还稀少,使公众对于这种工作犬没有足够的认知,使盲人无法得到导盲犬的帮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有导盲犬,也会处处碰壁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么,要正确的认识导盲犬,得先知道一只导盲犬的“诞生”有多不容易。

    

    纪录片[崽之抉择]讲述了一窝五只拉布拉多幼崽的职业成长过程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[崽之抉择],已出资源

    

    ▼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一只黑色拉布拉多犬产下了五只幼崽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三只男孩,两只女孩,都是P字辈儿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蓝项圈公,粉项圈母

    

    先来感受一下小奶狗的萌力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它们现在一副贪吃贪睡不干活儿的样子,但其实它们中的每一只都被寄予了厚望,狗生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

    谁让它们出生在导盲犬培训基地呢。

    

    [崽之抉择]历时2年,从出生开始,记录了这五只幼崽如何有着相同的使命,却走向不同的“狗生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它们被计划好的狗生是这样的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1.被志愿者家庭抚养,同时进行基础训练。

    3.从9个月开始,每3个月接受一次培训基地评估。

    2.16个月大时回到培训基地,接受10周正式训练。

    3.接受体检、初级测试。

    4.终极测试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每一个环节,都可能出现淘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狗仔而言,成为导盲犬或是种犬,都是职业规划之内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若两种职业都无法获得,那就面临“职业转换”——这是导盲犬培训行话,对淘汰的委婉表达,承载着对狗仔的尊重。

    

    职业转换后的导盲犬会成为普通的宠物狗。

    

    [崽之抉择]中的五只宠物狗各自迎来了抚养它们的志愿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给导盲犬幼崽安排志愿者领养,是为了让它们习惯人类生活,拥有社交经验。它们的志愿者都是经过筛选的爱狗人士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中既有第一次领养导盲犬幼崽的准大学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也有养到了第八只的老夫妻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志愿家庭中“长大成狗”,虽然不会做太多专业训练,但对于导盲犬幼崽而言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和普通家庭一起生活,它们不单会学习坐下,跟随,上下楼梯等基本命令,还可以跟着主人一起去乘坐飞机、地铁,出入各种人类公众场合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段时间对于狗仔来说,就是在见世面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是培养与人类之间的感情、信任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越甜蜜就越残忍。

    

    面临淘汰的不仅有导盲犬,还有志愿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宠物狗不能轻易易主,因为狗非常忠诚,有怀旧依恋心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作为导盲犬,就要面临多次易主。从培训基地,到志愿者,再到培训基地,再到盲人服役对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志愿者很可能不止一位。

    

    换志愿者的原因,一是在原志愿者的抚养下,狗仔的表现不好;二是培训基地希望狗仔在正式服役之前习惯与不同主人生活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一次抚养导盲犬的准大学生,便因为狗仔会咬一切东西,把狗仔还回了培训中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三四个月的幼崽,磨牙咬东西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在导盲犬的标准下,这种行为是不可接受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养过狗的都能体会,分别的心情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培训基地说,这种情况总会发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通知志愿者要给他们的幼犬换主人时,他们都会请求,能不能再多养一段时间,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导盲犬是工作犬而非宠物犬,尽管这很残酷,但为了狗仔能够顺利成为合格的导盲犬。志愿者们不得不忍痛割爱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名志愿者在送狗仔回培训基地时,情绪十分低落,狗仔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每3个月进行的评估也是非常残忍的,狗仔会由于注意力不够集中而“职业转换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每位志愿者的心也随着评估结果或失望,或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▼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培养出一只导盲犬,对于培训基地、志愿者、培训师和狗仔来说,都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中国大连导盲犬培训基地,每年总共培训出的导盲犬不过20条,淘汰率是70%。而培训出一条合格的导盲犬,成本是12万元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还是在培训师的工资已到了最低工资标准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[崽之抉择]中的美国数据是,每年有背负着导盲犬使命出生的幼犬800条,真正成为了合格导盲犬的只有300条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邻国日本,1947年培训出第一条导盲犬,1967年成立导盲犬协会,如今是亚洲导盲犬数量最多的国家。

    

    目前日本正在服役的导盲犬约有1000条,政府每年拨给导盲犬培训机构3000万美元。18岁以上的盲人都可以申请导盲犬,除去第一笔数万元的租借费,剩下只用承担导盲犬的饮食费用。

    

    高口碑电影[导盲犬小Q],2004年上映后打破了日本本土电影票房纪录,成为现象级影片,使更多日本民众了解到一只导盲犬的“诞生过程”,对它们产生敬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[导盲犬小Q]豆瓣8.4

    

    日本的发达不只是体现在经济上,还有整个社会的人性化。对于弱势群体的关怀,对于动物的尊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去年,日本网友曝光了一段视频,视频中的盲人在月台脚踢导盲犬头部,而导盲犬则夹着尾巴继续称职地为这位盲人引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件事情在日本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。日本导盲犬设施联合会及其它8个加盟团体发表联合声明,要严正处理此事,约谈该男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为该男子提供导盲犬服务的公益协会也发表声明,并将导盲犬收回,表示今后再也不为该男子提供任何导盲犬服务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有关狗的话题,总是能引起网络人士对于爱狗人士的围剿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于狗的态度,中国内地与其它地区、国家的差别很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近几个月各地纷纷出台最严限养令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打疫苗和办理狗证都应该严格监管。但为何连北京这种办狗证收费曾高达5000元的首都,都没有一个非营利性质的狗公园?也不为办狗证的狗植入芯片?

    

    养了几年突然下来规则说只能养一只狗要收回,这种做法是否够人性化,是否值得商榷?

    

    杭州、西安这些历史古都全城屠狗的新闻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官方不断辟谣,但那些狗的照片不会造假。无论是何种理由,虐杀动物都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警察当街打死金毛,竟然还有网友对此表示支持。理由是伤人为什么不能打死?

    

    私以为这种想法可怕至极。伤人的犬只被处理无可厚非,处死也是应当的,但在公众场合一棍一棍地打死,难道不让人感到背后发凉吗?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美国,打狗是会被起诉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名华裔男子在自家后院“训狗”,被邻居拍下视频传到网上,一个晚上警局接到了十几个报警电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狗的身上没有明显伤痕,警方还是会继续调查此案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华裔家养的藏獒

    

    在海峡对岸,中国台湾,《动物保护法》明确规定禁止宰杀猫狗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今年10月,越籍移工因宰狗烹煮被逮捕,面临最高2年的有期徒刑。连新闻报道的图片,都给狗肉打上了马赛克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被打了马赛克的狗肉

    

    社会的发展必须是从人类中心主义走向生态美学,不然就是自掘坟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作为最早被人类驯化的动物,作为可以帮助人类搜毒、搜救、导盲的动物,狗的生命是最该被尊重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对这还存有异议,那就从尊重导盲犬开始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▼

    

    影迷互动

    你怎么看狗的问题?

    

    请到文章末尾评论区留言

    与更多影迷分享你的观影感受

, 1, 0, 7);